中文系畢業公演

清華記憶,大家一起寫校史
跳轉到: 導覽搜尋

畢業公演在中文系一直是件大事。進入清華後,我參與了03級到06級這段。

大一時,03級畢業公演「愛情, 就是這樣」在十二月演出。 剛入學沒多久,某次必修課下課後,學長姐到教室來宣傳,要「中文人」盡一分心力。 我哪知道什麼是愛情。讀中學六年的女生班,大學又進了一個女生居多的系。 但這一點也不起不妨礙,學姐找我加入道具股,我傻傻地說好,後來才知道這是所謂的「地雷股」。 最累、最沒人想做、也最得不到掌聲。 我們要做的就是製作道具、換幕時排放、整理舞台。 每次跟戲,就是在漆漆中,循著股長指好的路徑上小跑步、找每個定點、躡手躡足地擺放。 「總要有人做的嘛!」當時就是這麼甘願。 其實生活也是這樣一一被排置著、就緒。 許多同學同我一般離鄉來到新竹,一切尚未就緒。隨著公演的接近,不知不覺到了期末。從陌生到熟悉,終於定位。

一年匆匆逝去,大二時,04級演出「銅豌豆」, 把古典戲曲中竇娥冤的故事加上電腦遊戲新元素、穿梭時光體驗,重新編演。 大二的社團生活忙碌,明明已是硬擠著時間出來讀書, 但熱血不知怎麼就想用在公演上,考量後加入化妝股。 一次次的試妝,目見了演員的皮膚因劣質化妝品而層層脫去。 而我也在剝除青澀。 畢竟是第二年了,該適應的、該步上軌道的,都一一就緒。 我喜歡清華、喜歡這裡的路燈、樹木、建築、梅竹賽、師友,當然也喜歡公演。 這年的公演引起了很大的迴響,bbs上討論不斷,老師還拿到課堂上講。 是虛榮嗎?但確確對於自己的參與感到驕傲。 舊與新,過去到現在。不只是公演、不只是課程的古典或現在,還有持續進步的中文人。

05級的「糖醋魚塘」,用好幾個故事來談女生。 但這年公演我並沒有直接參與。 這戲展現了女孩子的細膩、感情、盼望、無奈⋯⋯, 結束時閉上眼想了好多好多。 或許女孩子該學會獨立,尤其是在心靈。 「年年歲歲花相似,歲歲年年人不同」的感慨,不只是台上女主角吟唸的, 也是心裡些許的不安。 用年年的公演在計算面對畢業的時間。 再一年就要離校了,對於未來的不確定,豈止是一人獨感? 該做什麼,想做什麼,一切都在擺晃。

大四這年,終於是自己上場了。 06公演戲名「華實」, 講民初時一個鄉下女孩到都市闖蕩的過程,後來失去所有而重新出發的故事。許多同學當時批評劇本俗氣,演來也是「芭樂劇」。 但我覺得主題很真切---問未來的路在哪裡,是即將畢業的我們所面對的。 那年擔任舞台設計股長,名曰股長,實際上連組員也就兩個人。 還記得那時晚間待在公認「陰森」的人社院畫布景, 油漆刺鼻的氣味讓大夥兒畫到後來去敲老師研究室的門,要牛奶解毒。 我知道大家都忙,分身乏術中還是勉力參與。 其實我知道班上許多同學在公演後因合作不愉快,反使得感情變得差了。 清華四年,我們還沒有成熟到去面對這些。 猶記當時身邊出了很多狀況,被房東趕、打工太多、考研究所、家人住院⋯⋯, 措手不及的我連跟人說的心思都沒有。 公演當天正巧是我生日,那天整日「關」在大禮堂,連慶祝都無暇。 大夥全躲在側幕旁看表演,我卻一個人躲在後台, 只能用慘淡來形容當時後台的氣氛。 吃著剛從場上退下來的蛋糕,口裡一點不甜,吃著就含進了澀澀。 二十二歲的人,嘆著自己軟弱、掉眼淚,對著昏黃的燈光許願。 女主角在錢于順在劇末走出大門。那時設計的效果是「重新出發」。 後台也能聽到他的高跟鞋聲,我不知怎麼突然清醒了。 公演已經結束,而生活還要繼續。或許不該再耽溺、沉淪在悲傷中。 謝幕時擦乾眼淚,還能笑著看著頭上的燈光耀眼。

戲裡戲外,都還在旅程中追尋、發掘。 至此我終於明白,畢業公演的意義是什麼。 從大一的莫名,大二的蛻變,大三的感動到大四的擔綱, 與其說是公演,不如說是一個成長儀式。 原來,我們在不知不覺中用公演去呈現這個注視著愛情、未來、想像的心思, 和全校同學一起觀看著自己的年少。 或許就像06公演的劇名「華實」 ---每個清華人都是一朵「華」,我們在這裡用四年的時間,想讓自己結實纍纍。

掌聲過後,06級兢兢地畢了業,沉著步走向下一站。 然後,在每年冬季回頭,看之後的場場中文系畢業公演。 去年07級的垓下歌唱完了,今年08級問了「你愛我嗎?」 祈願自己能和學弟妹們一起找答案。

未來呢?年年冬末,中文系都有一群人,在人社院籌畫。 然後,選擇一個適當的晚上,發出一夜的熠熠,請清華人同來觀看。